当前位置:主页 > 千亿法会信息 >

千亿国际我们对佛教太多


来源:未知  发布时间:2017-11-04 17:28 浏览次数:

  千亿国际佛教作为一种系统完整的生命教育明确告诉我们,来处和去处都存乎一心。而“心”又在哪里?觅“心”的途径在哪里?

  昨日笔者有幸请到一部《人生》,该书以图文并茂形式,雅俗共赏、循序善诱的语言给了我们拨云见日的感受,以至于不忍猝读。一夜之间,一部崭新的宏著被我勾划、标注、涂写得面目全非。

  “佛法是以人为中心,以有情为中心,以一切为中心的,它的着眼点是在,在人,在,在心,是从的心理去夫,去寻找生命的意义和价值。”(摘自《人生》P198)

  佛法体现的是对生命的无上尊重与关怀,基于此,人们似乎理所当然的应当相信、理解、接受,并笃行之,进而至少达到完善之目的。而现实展现给我们的却不尽然,究其原因何在?

  (一)艰涩难懂的语言文字,对学佛人构成了第一道大障碍。我国佛法翻译以唐代居多,自唐以降,历时1000余年,语言的变迁,以及文字的简化,成了阻滞佛法普及的第一障碍。更何况,古文中为了追求精炼往往一字一词表达数意,一意也可以数字、数词表达。举例说明,“心”在佛法中至少表示了生理的心器官、心理,及妙明(即佛性、本我);再如,“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”的“色”是指有形的物理世界,有时 “色”也与“法”表达同一内涵,而与现实社会机关“扫黄打非”中的“色”毫无瓜葛,现代人很难从该圈子里跳出来。营造了一个宏博、庞杂,不所不包的体系。这种体系严密又有严谨的逻辑性,难以找到着力点,无从下手,此足以使人望而生畏,退避三舍。

  (三)明师难遇。缺乏明确、具体、有针对性的,致使不少已经踏进佛门的人,也减退,甚至了最初的发心。

  (四)中国近现代百余年的特殊历史,对佛教形成的。无数人认为是“”,却不知道自己正处在。如果说这世界上最重的,当属释迦牟尼佛。

  1.语言朴实易懂。全书仅用了为数不多的常见佛教术语,不存在理解上的难点。更为难得的是,该书没有“专业化”、生硬的,而是结合人们日常生活中的起心动念娓娓道来,阐述佛教与观念的差异,佛教思维方式的优越性之所在,使读者潜移默化地理解了佛法。

  2.系统地介绍如理如法地修证佛法。谆谆:认识烦恼是的起点;欲乐与法乐之不同;如何保持初心不退;如何次第;如何友共同提高,等等。所有这些,无不显示出的厚德与关怀。

  3.从心理角度层层剖析学佛人的各种心态,引导读者超越。从多角度论述了“我”潜力的无限性,引导每个读者“把自己生命的潜能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”(《人生》P013),实现“自觉,觉他,觉行”之目的。

  1.看到了人要经历的种种境界,并预设了对治的方式方法。如,发心的退转等,大有“良医不治已病治未病”之风格。

  对此笔者深有感触:数年前,笔者患了严重的强直性脊柱炎,几乎处于半瘫痪状态,反而越来越恶化,当时是万念俱灰。经朋友推荐,看了公益性纪录片《和谐危机》后,开始逐步深入了解、学习佛法,通过禅修,身体迅速康复。

  身体的康复,本来是自己不断的结果。“好了伤疤忘了疼”,人的劣根性此时却悄然而起,认为自己掌握了佛法的全部,从此却步不前。对照《人生》突然感觉到其振聋发聩的力量,使我猛然。当时的感觉幼稚道:“放眼四望,有一种无书可读,无师可法的苍凉与孤傲感”(摘自笔者彼时的日记),武侠小说中狂傲的“孤独求败”,大概如此。我慢心悄然升起,自己却浑然不觉,真是傻得实在。

  可以说,唯恐哪个行者走错了,早在的岔口等候我们了。而我却像拉磨的驴子,脱缰的野马,不论是固步不前还是横冲直撞,总之是茫然失去了方向。

  2.佛不可思议的力。反复强调,行者要根据告诉我们的道理去,才能与佛心相应,得到佛的,而佛的力是不可思议的。

  对此,笔者深感此言不虚。过去一段时间以来觉得佛法不过如此,自己已经参透了。已没有值得学习的内容,于是产生了强烈的厌世心理,闲来无事即以喝闷酒打发时光。直到现在我才明白,我的所谓“厌世”,决非的出离心,而是烦恼的出离心。

  喝酒耽误了很多事,引起了诸多亲朋的不满。等我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时,已经产生了强烈的酒精依赖,虽多次下决心戒酒,始终没有成功。

  幸运的是,我参加了龙泉寺“五一”期间举办的共修,拜忏和蒙山仪式后,我即产生了对酒的厌恶心理。回家后,再想到酒就反胃,更不用说喝了。

  《大学》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。”这与佛法“自觉,觉他,觉行”几乎没有区别。区别仅在于佛法给我们提供了自觉、觉他的方法体系,指明了的次第。“佛太阳一样,它能够大地,温暖。”(摘自《人生》P169)佛法是无门之门,只要行者找到了太阳(佛),任何一缕阳光都可以把他带到佛的世界。

  回顾近30年的从警经历,破案无数,无数,但对社会产生的正面效果微乎其微,因为的工作方法是“堵”和“防”,仅仅是从水流上解决问题。而佛法是从源头,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“六亿神州尽舜尧”,何愁国不泰,民不安?

  书中的插图充满了生活的情趣,甚至一幅图就代表了一段禅修公案:或诙谐,或幽默,或厚重,还有点儿滑稽……令人忍俊不禁,哑然失笑。尤其插图配文,不禁意境丰富,书法亦别具一格,不取工巧,却又拙中见巧,浑然天成。

  皈依前,我一直研读南怀瑾先生的书,对南老有加。对南老的书,不敢有任何勾划、标注,涂写。但的书一改旧习,竟然一夜之间“被我勾划、标注,涂写得面目全非。”

  学诚,俗名傅瑞林,1966年出生,福建仙游人。1982年于莆田广化寺定海长老座下剃度,并依止圆拙老修学。1991年于中国院获硕士学位。2007年获授泰国朱拉隆功佛教大学教育行政学荣誉博士学位。2010年获孟加拉国阿底峡大师和平金。现任全国政协常委、全国青联副、中央青联副、中国教界和平委员会秘书长、中国佛教协会驻会副会长、中国院副院长、藏传佛教学衔工作指导委员会副主任、福建省佛教协会会长、福建院院长、福建莆田广化寺方丈、陕西扶风寺方丈、龙泉寺方丈、《法音》主编、《福建佛教》主编等职务。

  贤书,俗名刘书红,1970年出生,2010年5月在龙泉寺于上学下诚座下剃度。2012年11月于福建莆田广化寺受具足戒,学诚为得戒。

  贤帆,俗名王一帆,1987年出生,2012年2月在龙泉寺于上学下诚座下剃度。2012年11月于福建莆田广化寺受具足戒,学诚为得戒。

  本书是在学诚“人生”系列开示基础上,进行再创作后编辑而成,文字内容深刻,配以融合了传统国画艺术及现代漫画元素的绘画,使之通俗易懂、幽默风趣、深入浅出,是汉传佛教史上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。

  汉传佛教自二十世纪80年代在恢复后,佛教书籍一直沿用传统模式,由信众出资捐印,流通处免费赠送,内容上未经诠释因而艰涩难懂,形式上亦难满足现代人阅读习惯。因此,佛教书籍一直未能走入主流书籍市场。

  而与此同时,在国际上,南传、藏传佛教在佛教书籍通俗性推广方面进行了比较成功的尝试,代表人物如越南的一行禅师,以英文写作,文字优美,深受读者欢迎。此外,日本和中国也是这方面的先行者,有很多值得借鉴的经验。